生命之轻与翻译之重

友人朱律师赠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