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开启智能时代的新引擎》译者短评

81S1YDaw2TL

这本《搜索:开启智能时代的新引擎》终于要出版了。以下是我为这本书写的一个短评。

注:2017年6月1日起,中国大陆实施《网络安全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这句话道出了这本小书的主旨:搜索之道任重道远,而我们(作为互联网搜索的用户)与那些致力于未来搜索研究的公司、科学家、工程师一起,在这条光荣的荆棘路上共同前行。

本书是我第一次和中信出版社的合作。我对中信选题“稳准快”一直是很欣赏的。这本书可以算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

本书作者是斯特凡·韦茨(Stefan Weitz),他自2016年2月开始就职于Radial Inc,担任首席产品与策略官(Chief Product and Strategy Officer),专注于为零售商及品牌商服务。而在之前,他一直是微软的雇员,并在微软负责必应搜索达四年之久。

由这样一位搜索领域的资深人士来讲搜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再好不过了。

搜索是什么?在传统的理解上,是一个“由此及彼”的过程:我们在“此地”提出一个问题,希望找到答案。通过不同的手段(咨询专家、查阅资料、自主学习等等),我们汇集了信息,通过进一步的整理、分析,得到了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结果(“彼地”)。韦茨的洞见在于他指出了这种搜索的两个局限:

第一, 这样的搜索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搜索已经存在的东西”。一段文字出自哪篇文章、某个适用的软件去哪里下载、怎样规划由A地到B地的路径、价格在5000左右的数码单反有些怎样的选择……这些问题的答案(一篇文章、下载站点、A地和B地的位置和路径规划算法、这些数码单反相机)基本上在我们提出问题之前已经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在何处而已,搜索帮助我们去找到。

第二, 也因此,搜索更多的场合下只能扮演“回应者”的角色,而不是一个“建议者”的角色:它不能主动地、基于搜索已经掌握的各类信息、基于特定的算法、给出采取下一步行动的建议。

因此,未来的搜索必须从这两方面着手,也唯有此才能为我们带来更好的体验(或者震慑?)。

谷歌的AlphaGo横空出世后不久,Master又接连击败众多围棋高手。我们已经看到,在一个有着明确目的(围空多者获胜)、明确规则但没有明确路线(或者说,路线计算过于复杂)的场景中,电脑已经完美地胜过人类的智慧。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的进步。

但我们可以、也应该要求更多。

作为译者,我想提醒各位读者注意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我们在网上的身份。

我个人是一个实名制(至少是可追溯的实名制)的拥趸,同时我也赞同一个人的网络身份可以进行集中化管理。这样做的好处是明显的:除了省却在各个站点重复输入各类信息的麻烦外,还能避免信息孤岛的产生,在算法的帮助下获得更好的个性化体验。这一做法目前已经由若干大型网站提供,并为越来越多的网站采纳。

于是就导入了第二个问题:隐私的保护。

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数据保护法,各项法规、条约散见各处。我个人认为,如果网络身份得以集中化管理,那么相对而言,信息的来源(从目前的成百万个降低到数十个)和去向(所有站点都从相对集中的来源获取信息)都会得到更好的控制。这对那些至今还在伪造信息、泄露信息、贩卖信息、利用信息进行犯罪活动的不法分子是一个巨大的震慑。而隐私的保护也可以用最先进的软硬件而加以集中,安全性会得以提升。

但是,还有第三个问题:我们如此的行为是不是在主动地创造一个利维坦?

我个人觉得不会,但我们需要非常小心。

政府或者国有企业在这样的系统设置中无疑会占据很大的(资金、人才、数据库)优势,因此我们会看到这样的个人信息中心中有政府之手在操控。但是,我更愿意相信,随着法律法规的完善,政府的透明性、公开性也会日渐增强——这不是由于政府的某个官员的主观意志,而是来自网络本身的要求。

这就是我翻译完《搜索》一书后的最大感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