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叔叔给你棒棒糖吃

这是我泰国旅游看书书评的第三篇。我看的是《天鹅绒监狱》。

这本薄薄的书讲述了一个真理:天鹅绒监狱是个美好的地方。与我们通常理解的监狱之阴森恐怖不同,它那里窗明几净,舒适和谐,自由自在。只有一点和普通监狱相同:要想过得好,就要遵守规则。

也许有人会问,规则是什么呢?于是就会有一位老司机适时出现,谆谆地教诲你:不要问太多。多看多学就是了。

作为一个新人,你对此是感激涕零的,而且几乎是立即地将这段话作为你在天鹅绒监狱里立身处世的第一原则。

你是个聪明人,所以你很快就总结出了这么几点,而且通过你自己的实践加上和别人的交往,你还肯定了如下几点:

  • 监狱长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他说的话就是法令,就是最高法则。
  • 你试图从监狱长的话语(以及历史话语)中找出一个元规则——也就是在他昨天说A,今天说B,明天说C这样的言论中有没有一个根本性的规则。你就这个问题和更老的司机们——因为你也已经被人为是老司机了——进行过深入的讨论,但是发现结论惊人的一致:那就是监狱长非常的“随机”(你很得意你用上了一个数学名词)。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以超过70%的准确性根据他(他们)所声称发现了的元规则预测监狱长下一个要发布的指令。
  • 但是,就监狱长本身和监狱本身而言,囚徒们还是找到了一些所谓的规律。比如:讨论监狱长的个人、家庭、亲属是被严格禁止的;讨论监狱长的过去言论(以及对现在和未来的影响)也是被高度限制的——对此监狱本身有所谓的监狱长言行汇编作为官方的参考资料(而囚徒们发现,某些老司机信誓旦旦地说监狱长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在这本汇编上神奇地消失了);严禁讨论任何有关监狱的基础设施;对监狱环境改善的讨论被高度限制。
  • 监狱中所有非囚徒的所有人分为几类:监狱长;管理及辅助人员(狱警、医生、心理辅导师、各类技能培训师、厨师、修理工、清洁工……)。根据他们的住处,他们会自发组织起来,以阅读、讨论监狱长言行汇编作为打发空余时间的重要事项。他们几乎不领取报酬,而是根据狱中他们各自管辖、服务的区域中的产出按照一个复杂的commission based calculation method计算他们可以每周分配多少袋米,多少包盐等等。他们的住所都是监狱统一建造和管理的,其中的家居设备也由监狱按照另外一些算法加以分配。
    • 狱警:他这周打了多少囚徒;根据囚徒的申请,完成了多少次囚房的重新分配;埋葬了多少死囚……
    • 医生:他这周治疗了多少受伤和得病的囚徒;签署了多少精神正常(不正常)证明;签署了多少死亡证明;开出了多少药药方……
    • 心里辅导师:他这周和多少精神不正常的囚徒进行了交谈和辅导;解析了几个囚徒们做的梦……;
    • 各类技能培训师:他这周培训了多少囚徒……
    • 厨师:他这周为多少囚徒和非囚徒做了多少顿饭;营养搭配合理程度;囚徒投诉、生病次数……
    • 修理工:他这周修理了多少米的管道;是否提出了有效降低能耗的建议;发现了多少想越狱的囚徒挖出的通道;因设施不能正常工作而收到的投诉……
    • 清洁工:他这周清扫了多少牢房、非囚徒住所;从囚徒住所中发现了多少不当言论的纸条;因清洁不力而收到的投诉……
  • 也因此,监狱是个很民主的地方。对于每个提供服务的非囚徒,有不少约束和考核。囚徒的舒适性是得到保障的。

但是,你发现囚徒的分类才是最复杂的。

  • 囚徒都必须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监狱会定时发放劳动报酬,其算法也是非常复杂的——而且监狱长对于这周和下周你做了(你认为是)同样的事情而获得不同的报酬具有最终的不解释权。
  • 所有的——是的,所有的——工作都是监狱允许而赞许的。
  • 你发现囚徒至少有两类:
    • 真正的囚徒。你发现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就是真正的囚徒。(以下文字中,除非特别声明,所说的囚徒都指这一类囚徒。)
    • 安插的囚徒。这又可以细分为两类。
      • 间谍囚徒。他们的工作就是装成“真正的囚徒”——而且一开始也往往是真正的囚徒——并挖掘各类消息和不当言论,向修理工和清洁工汇报。他们有一个比较隐晦的特点:就是做出同样的产出时,他们往往会得到比较多的报酬。但是,他们一旦被揭发(囚徒揭发或者被监狱长抛弃),他们的下场也是比较悲惨的——监狱中的囚徒间毕竟还是有潜规则的。
      • 异见囚徒。这些囚徒其实是非囚徒。他们由监狱长安插在囚徒中。监狱长也知道,异见永远存在,但是说出来的异见才是对监狱长而言更好的异见。换句话说,他需要知道他的权威是否被受到挑战,他的员工们是否认真地在做事(一方面是为囚徒的需要服务,一方面是为维护监狱的运作而服务)。他也知道,所有囚徒都知道他的元规则缺失,于是由他来倡导所谓的批判(甚至在他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邀请甚至鼓励囚徒来对他进行批评)不会受到真心的对待,也就收集不到真心的意见。于是,他需要有人(异见囚徒)被安插到囚徒中去,以“高知、敢言”或者“莽撞、敢言”的态度,说出(或者说编织出)一些异见来。为了更好地保护异见囚徒——因为毕竟高知敢言的囚徒有时不愿意当异见囚徒——他有时甚至会为一个异见囚徒配备一些所谓的“影子囚徒”。而影子囚徒的工作就是对异见囚徒的看法提出抨击并对监狱进行维护。这样一来,囚徒中的分类就会更加复杂,也更隐蔽了。
      • 对于这些异见囚徒,他们的下场无外乎如下几种:
        • 真正地成为了囚徒领袖。其它追随他的囚徒渐渐失去了自己的思想,而代之以通过他去思考。
        • 一旦被揭发,他们可以被抛弃;或者转移到另外一个监狱中扮演另外一种(也可能还是异见囚徒)身份。
        • 如果被抛弃(无论是否被揭发),而且不再有任何新的价值,异见囚徒还是可以最终选择:成为非囚徒的一员,继续为监狱效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囚徒。

关于囚徒的未来,我觉得有必要说几句。除了成为上述几种囚徒身份(那么风险和利益是并存的),成为监狱职员之外,还有一种非常少见的情形:那就是“消失”。是的,消失了,不见了。

消失可以是心理上的。也就是说,其它囚徒在你提到这个囚徒时,会很茫然:“有这个囚徒吗?”“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住在哪个单元?”“他是有大胡子的那个同性恋吗?哦,不是,那是汤姆。”……诸如此类问题的提出,让你知道,所有人都记不起这个人。但是,这个人你(或者另外一些人)却是指天发誓就睡在你上铺的。

消失也可以是物理上的。也就是说,在极端运气下,他通过自己挖出来的通道,或者某些从上古传说以来就只存在于口口相传中的秘密通道,成功地逃出了监狱,成为一名囚徒口中说的“浪人”。这种情形绝对不是虚构的——虽然很多囚徒认为,他不过是被“处理”了,所以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但是,你很不喜欢这样的情形。成为浪人,在你看来,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有罪就要寻求惩罚;而另一位作家更进一步,他说:我被惩罚是因为我有罪——只是我也许并不知道而已。

===============

监狱长高高在上,手中端着的、他正啜饮着的红酒在橙色的灯光下泛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紫红色。他看向他所管理的监狱,看到一切井井有条,囚徒们安居乐业,职员们尽职尽责,他觉得一切都是好的。

译可译非常译

就让我也自认为是一个搞过翻译的人吧——目前已经出版的有两本:《缠绕的意念》、《凯恩斯传:一个利他主义者的七面人生》。第三本与另两位译者合作,目前应该是在排版过程中,有望顺利出版。第四本刚交稿,出版日期还没有最后定,不过也是完成了。

正好在泰国度假的时候,第五本书的编辑和我确认,版权事宜已经搞定,我可以开始工作了。

Continue reading “译可译非常译”

罪与罚

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因为两个女孩:徐玉玉和蔡淑研。她们有不少相同点:都是花季少女,都是准大学生,都被电话诈骗,都已经离开了我们。

我也相信虽然这类案件破案率很低,但是在如此的曝光度下,公安机关一定会倾巢而出,全力以赴,迎接我们的将是一个迅速侦破此案的结果。

但是,人命回不来了。

Continue reading “罪与罚”

《北京折叠》的硬伤到底在哪里?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最近很火,我也从豆瓣阅读上下载,并用一个中午的时间看完了。

这是一篇很短的小说,大概在1万字篇幅。它单线发展,很快开始也很快结束。我对小说的情节不去做评论。我要讨论的只有两点。

Continue reading “《北京折叠》的硬伤到底在哪里?”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6月份照例是一家商量暑假去哪里玩的时候。今年的讨论重点其实只有一个:由于太子中考结束后需要在暑假参加一些衔接班,所以不能去太远,周期也不能太长。日本、韩国、东南亚都曾经进入可选范围,但是最后决定去海上游轮。

Continue reading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补录:4月6日贺母校百廿华诞有感

4月6日晨,半梦半醒之间,文如泉涌,遂披衣而起,一蹴而就。

曾饮南洋水,廿载不敢忘。

倏忽一梦间,重回上院堂。

依稀一少年,风发且激扬。

同学老乡会,学习相携帮。

宿舍凭河立,夜话短与长。

鱼虾多膏腴,果蔬犹留香。

班花需呵护,外联亦难忘。

一饮一啄间,缘定两相望。

国英马材理,结静流高样。

思源亦挥锄,金工更无妨。

斗牛乃小戏,定约靠飞张。

立志母舰造,入海吴淞江。

转眼迁庙中,水池实验忙。

少年仍懵懂,看片去汾阳。

毕设有专攻,方知未入行。

十觞酩酊醉,搂抱说衷肠。

指腹为婚约,天涯各一方。

弹指廿年后,同学重聚堂。

左右仍朋辈,鬓发已渐苍。

相见亦无事,言浅情意长。

人生一念间,有无待参详。

他日再聚首,敢言不相忘。

 

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趁着去深圳出差,看完了《凯恩斯大战哈耶克》。之所以看这本书的原因也很简单:我个人的第二本译作《凯恩斯传:一个利他主义者的七面人生》出版后,我一直受邀参加读书会和大家分享我的译作。在不同的场合,提问环节中都会有人问:有没有讲到哈耶克?你怎么评价这两个人?

01858

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不去看看有关哈耶克的书恐怕有点说不过去了。

Continue reading “凯恩斯大战哈耶克”

Keynes vs Hayek

Recently my translation of Richard Davenport-Hines‘ “Universal Man” has been published.

I am now doing several rounds of lecturing in various locations to share my understanding on this book, in particular, “altruist” or “altruism”.

During one of the sessions, I was asked this question: please let us know something about Keynes and Hayek. Well, I am not an economist at all and was never interested in any economic topics.

But, as the author said correctly: “Universal Man” is NOT a book about Keynes as an economist but rather a book about Maynard’s seven life.

Anyway, I just bought a book “Keynes vs Hayek” to get a glimpse of these two great economist.

一个很NB的插件:Zemanta

最近在翻译一本书,讲的是搜索的未来发展。其中提到了这么一个插件:Zemanta

这个插件的功能是:你在写作的时候,插件会在后台检测你的书写内容,并根据上下文建议相关的博客文章和图片。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工作啊!

但是我写了这么多,大概是因为全是中文的原因吧,Zemanta的提示就是不出来啊!

Zemanta not showing for Chinese content

So let me try some English content onward. Internet has become a phenomenon. I used it everyday. But there is a trap here: when the speed of Internet is increasing everyday, the blockade to outside world increased too. Yes, I mean in China. Government is blocking here and there. So using VPN becomes an essential task.

(Up to here, the content suggestion is not appearing anyway.)

I gave up here.

I also would like to write a few more words about Shakespere.

(Up to now, I switched to Browser extension, but still does not work at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