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些名字

最近一直没有写文字。随意记一些近期跳入头条的名字。

zhao

第一个是魏则西。一个人生了病,而且还是恶病,真的已经很不幸了。医者没有了父母心,实在是丧尽天良的一件事情。

莆田系将医疗做成了赚钱的事业,而且是在明知无效的前提下,想尽一切办法榨干患者最后一分钱,最后还以医疗无法保证最终疗效这一无法被反驳的铁律来抽身而去。

我也是一直黑百度的。所谓的竞价排名完全违背了搜索引擎公平的出发点。我对此只能嗤之以鼻,坚决不用。

不光是武警第二医院,而是整个医疗体系出了问题。多年前的改革:医疗改革和教育改革如今带来怎样的祸害!

第二个是陈仲伟。也是医疗体系内的人。大家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忽略了一点:20多年前有钱到能做烤瓷牙的人,身价肯定不一般。在广大人民群众苦苦地赚钱工作的时候,那位病患能有钱到搞颗烤瓷牙的地步,我不禁要咨询一下,他的钱是怎么来的?一个合理的推测是,钱的来路不正,依靠黄赌毒打砸抢而来,而在他有钱了后政府是那么地尊重他,那么他是不会尊重任何人的,也是没有任何最基本的法律约束的。因为他的逻辑很简单:我得到尊重是因为有钱,我有钱是因为我不守法,所以我不用守法。

第三个是雷洋。雷洋妻子说的好:不考虑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国家机器的成立必然有警察、军队这样的“暴力”机关,这是人民在决定建立国家并做出权力让渡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的。如果这样的暴力机关转而去维护一小撮人的既得利益,掩盖一小撮人见不得人的罪行,无所不用其极地镇压任何试图找出真相、曝光他们恶行的良民,那么这个国家就已经不是我们大多数平民的国家了,而是那一小撮赵家人以及赵家人刻意培养为其服务的那一小撮人的国家。

当然啦,他们也懂不能涸泽而渔的道理。所以P民的基本生活还是要保障,还要鼓励我们多生子女以供驱使。

就是这样。

崇祯皇帝

历朝的末代皇帝大抵都没有办法得到什么好评。想想也是,祖宗传下来的家业到了你手里就改了姓,还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吗!

我们真的是一个很有传承感的民族。对于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最低的要求是能守,最好的结果是扬。象崇祯这样的末代皇帝确实该被大明子民痛骂。

崇祯也是唯一一个自杀谢国的皇帝。也许就是因为这点,大家对他的评价多了一些同情之心。

===================

还有一种猜想,就是:如果将崇祯皇帝和那位无所事事的万历皇帝换个个儿,是不是会对中国明王朝的发展、乃至整个中国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段文字是2008年写的草稿,一直没有完成,今天随便写一些,算是交代一下吧。以下是2016-05-14补充的文字。)

最近看了不少历史方面的书。感觉中国历史上的衰败是不可避免的。而如今我们在追求崛起,只能走别人的道路,看别人的做法,玩别人的规则。规则才是最根本的。

Microsoft Power BI初尝试

最近测试了一下Microsoft Power BI Desktop。用的是我的藏书数据库。

注意事项一:BID访问MySQL数据库需要安装MySQL .NET Connector,官方下载地址:http://dev.mysql.com/downloads/connector/net/

注意事项二:BID不能单独Export图片,而只能用服务器端控件的方式显示。如下图。所以你还需要去官网下载Desktop并注册一个账号(特别注意:注册中的国家列表没有“中国”,但是你选择随便一个地方也无所谓;另外,不能用任何类型的免费邮箱)。

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慢慢来。

5.14补充:

  • 发现一个问题:我修改了图表,也已经publish,但是在本页面上还是显示老的图表。重新贴上BI里给出的链接还是老的图表。解决方法是克隆这个修改后的表格,再导出Web链接即可。

而我就是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就是我们自己,是忍受煎熬的凡人俗士,为不大不小的抱负激励,关心钱财,受欲念之害,太平庸了。他的背像个驼峰,驮着一种神奇而又未知何故显得不相干的天才……我们都是威尔。莎士比亚是我们众多救赎者中一位救赎者的名字。

——安东尼•伯吉斯

伯吉斯这本《莎士比亚》是我近年来看过的最让人愉快的莎士比亚传。

文学评论自然应该讲作品。但是,一旦看过的书多了,读者自会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过于依赖他人的文字反而会是一种累赘。于是,读者想要看到的是作者此人的一些“故事”——或者说“八卦”,从而更全面地了解作者,更好地阅读他的作品。

当年我读初中的时候,母亲的一位好朋友家中藏了一套《莎士比亚全集》(朱生豪译)。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借那么多书回家看。之后在1995年,我终于用自己那时还不很丰厚的工资买下了那套全集。

更多的收藏随之而来:

==============

我看他的戏剧作品,总感觉怎么也看不够。但是对他的诗歌——也是对所有的诗歌——不是太上心。这个是我的阅读偏好而已。

就让莎士比亚这个老头子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什么是哲学?

《看,这是哲学》这本书是类似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这样的一本哲学通论书籍。对于任何人——无论是对哲学一窍不通还是对哲学有粗浅认知——都有所裨益。

书籍的组织非常传统:谁——说了什么——什么意思——简明批判。大致是这么一个框架。

我很早开始接触西方哲学,也因此很大程度上忽视东方哲学的研读。这个倾向看来不会变了。

但我总觉得哲学发展到如今,似乎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从实证论的角度出发,众多新定律、新现象对过往的哲学基础提出了挑战——如果不是推翻的话。在此前提下,哲学如果还是如当今的样子,恐怕会沦落到脱离现代社会的地步。

我说这话,不是说我很欣喜地看到有那么多的鸡汤文学居然堂而皇之地冠以人生哲理的帽子——我对此向来嗤之以鼻。我是很遗憾地看到,没有真正的哲学新思想——更遑论新体系——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中产生,并起到哲学应有的作用:引领我们前进;和表达哲学的本意:对智慧的热爱。

人需要生活无忧无虑,或者至少有“生活能无忧无虑”的期盼才会有机会跳出尘世的权术,进而思考更本质的问题。比如,我们如今不会去思考:我这样赚钱是对的吗?而只会去思考:赚钱是对的。

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社会在经历了如此长的发展,生产力、创造力得以如此大幅度提升后,实际上是倒退了。我们只是求生存,而不是求生存的意义。古希腊的哲学家是最幸福的。

=========

本书编排非常有意思。在每一章的结尾,都列出了若干思考题,可以供我们在看完一章后略微花点时间去思索一下。可惜,在这样一个实在的社会,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这么做了。

匆匆写就这些文字,就当是本书的读后感吧。

及:本书的副标题是“哲学史里的快乐智慧”。英文原著的副标题是:The Unbearable Heaviness of Philosophy Made Lighter. 中文的翻译显然又是投机取巧了一把。

常识和非常识

托马斯·佩恩(Thomas Paine)所著的这本小书《常识》,篇幅很短,但是其威力却是无与伦比的。

如果没有这本小册子,也许美国的独立进程就会不存在,而只有君主立宪、改宪的进程。我们今日也不能看到美利坚合众国这样一个即便有着种种弊端,但是在人权、自由、法律、生产力、创新力等各方面领先世界的政体。

按照我们的常识,“常识”就是任何一个理智正常的自然人都可以领会并自觉加以实施的信念、观点、想法、约束。那么我们还要有人专门来讲“常识”给我们听吗?

显然,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更深的思考。

对于我们日常所领会的所谓常识,我觉得需要问三个问题:

  1. 它从何而来?
  2. 它为谁服务?
  3. 它将导致怎样的结果?

比如在当今中国,我们仍然相信的一个“常识”是:只有GCD才能救中国。只要略加分析,我们就会知道那不是一个常识,而只是一个propaganda而已。

于是,我们就能理解,在佩恩的时代,他为什么要将那些我们现在看来如此直截了当、不言自明的东西再三说明,而努力将其推进到“常识”的高度。

我的意思是,不是所有的、我们此时此地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都是常识,有些只是propaganda;而有些常识则被埋没在日常无聊无序的言语之中,我们需要有人——他们未受所谓“常识”的困扰,有着更好的洞察力和执笔一写的能力,有着责任心和鼓动力——来从上万颗人造珍珠中挑出那颗自然生成的珍珠。

=========

本书篇幅不长,但是翻译质量很是一般。

我不知道别人翻译的流程。但是,我个人进行翻译任务的时候,总要先看上几页,对作者整体行文风格有所掌握。对于这样的政论文章,我会选择更正式的译文风格而避免过多的口语化行文。这些在这版的译作中略微被忽视了。

仅以序言的第一段为对比,英文原文如下:

Perhaps the sentiments contained in the following pages, are not YET sufficiently fashionable to procure them general favour; a long habit of not thinking a thing WRONG, gives it a superficial appearance of being RIGHT, and raises at first a formidable outcry in defense of custom. But the tumult soon subsides. Time makes more converts than reason.

本书的翻译为:

也许本书所述思想暂时不足以流行并获得普遍认可。只要长期习惯了一件错误的事就不会去质疑,以至于它表面看起来就是正确的。一旦出现反对声音就会激起捍卫传统的可怕呼声。但反动的呼号很快就会过去。时间比逻辑更有说服力。

我当年的随手翻译如下:

接下来这些章节中所流露的情怀还远远达不到时髦的地步,也就谈不上广受喜爱。长久以来的习惯认为某件事情没有“错”,就给这件事情披上了“正确”的外衣。一开始,为了维护传统总有人强烈抗议对传统的质疑。但是喧嚣会很快平静。时间而不是理性会改变一切。

个人觉得,我的翻译还是比较好一点。

 

 

这个民族有点怪

在坐忘书房的推荐下,看了这本《菊与刀》

2013年前,我一直不想去日本——理由不言自明。

13年去了第一次,15年去了第二次。我对这个国家就再也恨不起来了。

只是一直没有很系统地去看看这个国家的一些更本质的东西。于是就在书友的推荐下,翻阅《菊与刀》。

年纪到了一定岁数,读书到了一定的程度,看书就不一定是寻求新的东西,而是和自己的思考加以印证。看这本书的时候更是如此。书中结论和我平日构思基本类似。只是鲁思作为学者,更能系统地加以阐述吧。

自从日本锁国的大门被打开以来的七十五年间,对日本人的描述总是使用一系列令人极为迷惑的“但是,又……”之类的词句,远非对世界其他民族的描述可比。

这也是我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