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o, Yinoyo! Namino Yiwanayide!

看了两集正宗《深夜食堂》,感觉这个IP要翻译到大陆,实在很难。然后又去看了黄磊版的。

关于黄磊中国版的吐槽,豆瓣已经写得够多了,不用我多说。

一个没有生活的社会,偏偏有人要做作到编织这样的生活,并以此来营造一种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氛围,我觉得很是可笑且荒谬。

  • 黄磊你一笑,就不是好老板了。而且那样的笑,不是迎客的笑,而是觉得客人很好笑。这不是一个有故事,开深夜食堂的老板。你在听到八卦的时候那种猥琐的表情,证明你只是一个八卦男,而不是一个自己有故事的人。
  • 黄磊你作为老板,一集中到底在干什么?
  • 泡面三姐妹吃泡面的设定我就不吐槽了,但是大段大段的吐槽自己找不到男人又是何解?

原版《深夜食堂》的一个最重要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深植在日本人内心的“忍”。

然后我一直说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克制是一本作品的核心。这泡面三姐妹在别人的食堂里大声喧闹,旁若无人地模仿着什么表演的时候,她们已经太太太失礼了。而一个如此失礼的人(们)还能享受着这样的生活,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吧?

难道这才是《深夜食堂》最深最深的隐藏剧情?我们都错怪你了?

厦门三日游记(三)

(如果图片方向不对,那是微信的锅。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到完美排版。)

先说个笑话。

=========

一个病人去看医生。医生问他抽不抽烟。他说,抽啊,而且很多啊,一天一包啊。医生就责备他说,你啊,不抽烟多好!省下的烟钱都可以买辆别摸我了!病人很不开心,反问道,那医生你抽不抽烟?医生说,我当然不抽烟。病人又反问,那你的别摸我呢?!医生说,在门外啊,怎么了?

=========

当BT群知道我今天和大学同学驾游艇出海钓鱼时,他们将这个笑话进行了改编:

肾上到厦门见大学同学。同学问肾上抽不抽烟。肾上说,抽啊,而且很多啊,一天一包啊。同学就责备他说,你啊,不抽烟多好!省下的烟钱都可以买艘游艇了!肾上很不开心,反问道,那你抽不抽烟?同学说,我当然不抽烟。肾上又反问,那你的游艇呢?!同学说,我们明天就驾她出海,好不好?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

IMG_2357

我很喜欢厦门,因为她气候宜人,风景秀丽,文化浓郁我在那里有一个有游艇的同学。

简单地整理后,我们就驾着游艇出海。

同行的BT群众三火显然还是个火星乡下人。在肾上鄙人在下我和同学一起讨论起有关船的术语后,他就一脸懵逼了。

游艇以20节的速度开始巡航。同学指着右舷说,看!那就是小金门岛!

三火突然冒出一句:让我们靠近一些吧!

游艇来到一处海面,定好锚位后,同行的船长就拿出钓具装备了起来。我也拿到了一杆,装模作样地开始垂钓。你还别说,我海钓运气一起不错。不一会,我提竿的时候觉得应该是有鱼上钩了,于是一番手忙脚乱之后,一尾小石斑鱼就被我钓了上来(之后做成了一碗豆腐鱼汤):

(请无视我风中凌乱的发型)

IMG_2400

IMG_2425

三火这个火星乡下人也开胡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钓起了一尾小鳝鱼和一尾小石斑。

在海上垂钓、闲聊之后,我们返回了岸上。宇平再次邀我午餐,于是就在一家岸边的小饭店随意点了几个菜:

IMG_1406

IMG_1412

IMG_1427

席间还和本来应该在厦门,但是正好在北京出差的有才同学通了个电话。 当年的他,篮球、桥牌都是很厉害的。而且女生缘极好——别误会,他不是花心,是真的女生缘好,现在的名词大概是叫“好人卡”被发多了——因此被我们起了个外号:“大舅子”。

酒足饭饱,宇平又坚持送我去机场。这次我来,本想极度低调。结果还是麻烦了老同学多次,实在过意不去。在此深表感谢。

=============

来到机场,又和猛禽和“警方”见了个面,因为昨天大家走得匆忙,喜饼没有拿。猛禽夫妇是特地出门环岛送喜饼来的。在此感谢猛禽和“警方”的热情。

=============

进入机场后,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我的最新译作《搜索:开启智能时代的新引擎》一书在厦门机场的中信书店中已经上架了!这真是令人意外令人激动!

IMG_2428

我迫不及待地叫来同在机场候机的令狐和大菜,鼓(song)励(yong)他们各自掏了钱包买了一本,然后现场签名。

==============

回程一切顺利。在不算延误的一个小时的延误后,我顺利回到了无锡机场。

到家,太太、孩子已经在家等我了。

(正文完)

此次厦门之旅,感谢宇平的款待。下次你到苏州,我开私人飞机带你兜风带你金鸡湖去转转。诗云:

今日相乐,皆当喜欢。自惜袖短,内手知寒。

感谢猛禽和“警方”的邀请,让我们见证这美妙的一刻。祝你们白头到老,多子多福。诗云: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感谢所有BT帮众,让我们的BT事业继续发扬光大。诗云:

淮南八公,要道不烦,参驾六龙,游戏云端。

再贴上第一日游南普陀时偶得的一首诗,与各位读者:

曾执一心入深山

再为众生返红尘

昔因今果皆空色

人生何处不修行

厦门三日游记(二)

游记(一)请猛戳此处

注:上篇游记有几张照片方向感人。但这只能让微信背锅:它的订阅号图文消息编辑不支持图像旋转,在显示消息时也不去读照片的EXIF信息自动调整。选择阅读原文就可以看原文,不会有图片方向错乱的问题。

=================

6月3日,厦门继续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肾上不想那么早出门,就在酒店里赖了一会,看了一本电影《摔跤吧,爸爸》。

说实话,这本片子在阿米尔汗的作品中,我只能将其排在第三位。前两位的分别是《地球上的星星》和《三傻》。而在我近期看过的印度制作的片子中,大概也是并列第三。前两位的分别是《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和《误杀瞒天计》。

看看窗外的天气,暴雨似乎较弱了一些,于是我决定出门去鼓浪屿。

===========

厦门有一点很好:大面积地支持电子支付。无论是小吃店、公共部门都可以刷。我到了码头售票处,用我的银行卡直接支付了船票,不久就来到了鼓浪屿。

IMG_1217

一踏上内厝澳码头,雨又大了起来。只好先买一把雨伞。

IMG_1218

我决定不看地图,走到哪里算哪里。走过一家小店,进去要了一碗燕皮馄饨。说实话,长在苏州的我,很不习惯吃外地的馄饨。但是这一碗馄饨还是很不错。汤水很清,没有乱七八糟的配料。馄饨料很足,肉馅也很新鲜,入口有嚼劲。

IMG_1279

继续漫无目的地乱走,随便拍拍照。

IMG_1262

IMG_1224

IMG_1310

IMG_1326

雨越下越大,只好在一家小店坐下。点了一杯咖啡和几个糯米滋。

IMG_1336

然后用手机拍下了一张我很得意的照片:

IMG_2302

匆匆在岛上转了一圈,本来想和也在岛上的费老聚一聚,但是也未能如愿。看来只能等到晚上朋友结婚典礼的现场了。

==========

匆匆回到酒店,略作休息,换了一身衣服,就前往朋友的婚礼。

昨天宇平已经和我做了说明,厦门婚礼的习俗晚上开席很晚,一般都是晚上8点的样子。这让我大吃一惊:按照苏州的习俗,此时婚礼都已经将要进入尾声了!

下面放几张婚礼现场的照片。

IMG_2327

IMG_2328

新婚夫妇将他们在世界各地旅行的照片都列了出来。而最后一张就是去年他俩到苏州肾上豪宅河蟹大会时拍的。这让我好感动。

是前生注定,是莫错过姻缘”。肾上和大家一起为他俩送上了祝福。

===========

好吧,是不是太严肃了?那我来讲个段子。新娘芳名锦芳。主持人在台上说着“锦芳”、“锦芳”,然后我们听成了“警方”。于是整个婚礼的致辞就被我们脑补成了这样:

“猛禽爱上了警方……”

“猛禽在警方的照顾下……”

“猛禽决定与警方走入婚姻殿堂……”

于是等到新郎新娘前来敬酒的时候,我们也就这样说:“今晚,猛禽就要被警方带走……”

===========

这次前来厦门为猛禽婚礼助兴的BT帮众来自苏州、上海、杭州、德国。彼此其实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只是平时分散在各地,见面不多。这次也乘机在厦门聚一聚。

酒席散去,已经是晚上10点。

我在回去的路上问宇平明天是否还能按计划出海。他让我稍安勿躁,一切看天气,听老天爷的安排。

(未完待续)

厦门三日游记(一)

应好朋友的邀请,前往厦门参加他的婚礼。早早地订好了机票和酒店,就等着出发的那一天了。

其他应邀的好朋友们有的比我早到了一天。这是她6月1日拍到的厦门:

 

IMG_2161

我是6月2日一早的航班从无锡出发。事实证明,我很明智:一个是早晨的航班,一个是小机场的航班。这样的话,航班延误的概率就很小。

但!是!我到了厦门,看到的天空就是这样的:

IMG_2160

(心疼贴主+1s)

早早到酒店入住后,就齐步走,开始了厦门一日游。

第一天

第一天的行程集中在中山公园、中山路步行街、南普陀区域。

酒店对面就是中山公园,信步走进去,迎面是中山先生的塑像和“天下为公”的篆刻:

IMG_0911

IMG_2163

这让我想起若干年前在台北旅游时买的一个胸章:

IMG_20150904_095511

十年前读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一卷,曾写过一篇评论《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恍惚之间,感到时光发生了交错。

从中山公园南门进,西门出来,就来到了斗西街,这里有一家必须要去的店,名叫:天河西门土笋冻。名列厦门十大名小吃店之一。

IMG_0944

土笋冻是厦门当地小吃。按照说明,是海里的沙虫切断,冻在汤汁后切装上盘。我尝了一份,咸鲜味十足,真的是绝美的味道,配上冰镇的当地雪津啤酒,炎炎夏日,感觉一道清凉从喉咙开始,直串胃部。一个人都清凉了起来。当然,不能不提配料中芥末的辛辣——它既能起到杀菌的作用,又用辣味压制海鲜的腥味。

一份土笋冻价格很地道。我吃的中份不过10元(20元?),而且还能用手机支付!

IMG_2173

继续信步乱走,向着中山路步行街的方向。正好路过一处学校,正是放学时间。学校建在一个高坡上,小朋友在保安的指引下有序地回家吃饭。

IMG_0965

走到一家面店,感觉有点饿了,就随手点了一碗牛肉粉。

IMG_2183

兜兜转转,在GPS的指引下,一路向南普陀走去。路上随手买了一杯酸梅汤。清凉酸甜,和我在苏州喝到的冲泡出来的酸梅汤高了不止一点点。

IMG_1093

来到南普陀,已经是下午2点的样子。在寺中闲坐了一会,心中突然有些念头,口占一绝:

曾执一心入深山

再为众生返红尘

昔因今果皆空色

人生何处不修行

写完后给大学同学看,他说:“感觉非常棒,千万不要改。(第三句)有慈悲有空性。”福子对佛法钻研比我高深多了,他能那么说,我很欣慰。此刻他虽然身在上海,但是和我也有了思想上的共鸣。

匆匆南普陀一游,先回酒店休息片刻,换了身衣服,然后坐公交出发去和大学同学吃饭。

IMG_2243

宇平与我大学同学四载,当年最为风流倜傥的人物,弹得一手好吉他。当年我在他的“培养”下练弹吉他。在我弹到“爱的罗曼史”的时候,他已经在攻克“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一手轮指,(女生和众多表妹们)如痴如醉。

我与宇平上次见面还是12年毕业20周年庆的时候。但当时人多口杂,也没能好好聊天。这次厦门一聚,终于能好好聊聊。人生苦短,莫不如斯。我们谈到读书时候的好时光,也谈到了大白羊。

吃过饭,宇平邀请我后天(如果天气允许)就一起出海,我欣然答应。

和宇平吃好饭,去费老入住的酒店。本想和他喝一杯,但是寻费老不遇,只好随便点了一杯金汤力后回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就是猛禽的大喜之日了。

论《数学与知识的探求》

《数学与知识的探求》这本书是我参加一次读书会的时候,一位书友所赠。

花了几天的时间去看完了。在豆瓣上给了3颗星。

一本本来可以拿5颗星的书,因为翻译的硬伤掉一星。这里所说的翻译硬伤不是那种所谓的“人名没有按照定译”(相对其他翻译得更sexy的文字而言,这本书对人名的翻译已经算是可以接受了)。而是翻译到不知所云的地步。略举几个例子:

  • p9:“总地来说,洛克的知识论尽管有歧义,总地来说,可以称之为直觉式的。”这里两个“总地来说”毫无必要。
  • p10:“即使在证明的推理中,尽管一致或矛盾不能直接察觉,而必须借助其他观念来确立,但是每一步论证必须直觉上是清楚确定的。”我不敢确定这是中文。
  • p94:“目的因或目的因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使整个活动有意义。”这里“目的因或目的因”要么是重复了,要么是译错了。

这本书已经是第2版了,在豆瓣的留言中已经有不少评论针对的是翻译问题,而2版居然还能如此轻率,实在令我咋舌。所以,我要扣掉一星。

这本书有十三章,在我看来,只有11/12/13三章才是真正地在讨论问题。前十章与物理的关联太密切了,而且忽视了数学领域众多突破性的工作。随便举几个例子:

  • 欧拉对拓扑学的贡献;
  • 拉普拉斯对概率学的贡献;
  • 傅里叶变换;
  • 高斯提出的素数分布;
  • 伽罗瓦的群论;
  • 布尔的逻辑代数;
  • 黎曼猜想;
  • 维尔斯特拉斯的极限概念;
  • 戴德金对实数的定义;
  • 康托的无穷论和连续统假设;
  • 勒贝格积分;
  • 哥德尔不完备定理;
  • 图灵机和不可判定性;

另外,在提到黎曼时,提到他为了获得有薪教职(书中写成了获得“无薪教职”)需要克服的最后一个困难时,实际上是高斯要黎曼建议三个讲座的主题作为其资格讲座的选题。黎曼的建议是:函数的三脚级数表示问题之历史;两个未知数的两个二次方程的解法;关于建立几何基础的假设。

黎曼是希望高斯会选择第一个主题,但是高斯选择了第三个。戴德金认为这一选择可能是因为高斯很好奇,很想知道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如何来处理这么困难的主题。当然,我们后世的人要感谢高斯的选择,因为这直接催生了黎曼几何,并对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奠定了几何学基础。

这些硬伤使得这本书在整体上缺乏了历史回顾和历史评述所应有的厚重感,显得十分轻浮。也因此,“知识的探求”也就局限在“物理知识”的探求上。

而我们知道,正是那些被遗漏的纯数学的成就,才使得数学独立于任何其他学科,并拥有着如此超脱的地位。所以,书中所述的所有数学,其实不过是应用数学的一部分而已。

由此看来,我会再扣一颗星。

总体给三星。

谈谈英国历史上的三个男同性恋

英国,全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又称“腐国”。当然,我这里说到“英国”不是很严格的,因为王尔德是爱尔兰人。

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应该出过很多同性恋。今天我要讲这么三个在历史时期上有重叠而且(似乎)两两之间还有一点影响的男同性恋。

一、奥斯卡·王尔德(1854年10月16日-1900年11月30日)

Oscar_Wilde_3g07095u-adjust

我很早就开始看王尔德的作品,按照时间顺序,依次收藏了如下他的作品:

  1.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1990/08/07
  2. Complete Fairy Tales of Oscar Wilde,1993/12/16
  3.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1997/08/23
  4. Lady Windermere’s Fan,1997/08/23
  5. 道连·格雷的画像,2008/02/08

以及一本他的传记《奥斯卡·王尔德传》。

王尔德所在的那个时期,英国是禁止同性恋的,同性恋是违法行为。王尔德因为遇人不淑,结识了自己的同性恋伙伴(“波西”),最终“身败名裂”,郁郁而终。

此人文字极美,音律感极强。一般泛泛而言的阅读,为了追求速度,要求不能在心中默念,但是读此人的文字恰恰需要一边看一边在心中默念。比如这么一段(来自《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Then  I feel, Harry, that I have given away my whole soul to someone who treats it as if it were a flower to put in his coat, a bit of decoration to charm his vanity, an ornament for a summer’s day.

我手上的译本是这样翻译的(译文仅供参考):

这时我就会觉得,哈里,我已经把自己的整个灵魂送了人,可人家不过把它看做可供别在衬衣上的一朵花,衬托他虚荣的一点装饰,夏日里的一种点缀。

《道连·格雷的画像》代表着王尔德极为纯粹的美学理念和哲学思想。(以下文字摘自我2009年1月10日的评论《L’Image du Mal》和2012年2月8日的评论《读“英国文学史”》和2015年10月9日的评论《王尔德之美》):

外在美,在道连心中,是一种美的表征。它代表了道连所要追求的境地,然而在追求的过程中,其内心——由肖像所表征——却发生了可耻的堕落。因此,如果我说:在追求美的过程中,应用了丑的手段,那么人们就已经失去了美的本身,即使所追求到的“美”是被广为认可的,也并不是“美”的本质。我想我并没有说错。

王尔德在这里埋下了一个结论:人的灵魂才是人存在的根本。当道连用杀死Basil的匕首捅向肖像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而整部小说也在终极高潮来临后戛然而止:道连死了,死后的他容貌可憎;而肖像“活”了,恢复了18年前的姣好……

这里我们看到的既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寻求罚”,也不是卡夫卡的“罚寻求罪”,而是第三种:罪与罚的泯灭。

亨利爵士是如此的恶、却又如此的“美”,和波德莱尔的Fleur du mal的取名达到了惊人的一致。当一桩桩罪恶在他的笔下用如此优美的文笔描写出来,我分明嗅到了悲剧的味道。如果悲剧是将美的东西打坏了给人看,那么将美的东西用如此美的方式打坏了给人看,就是绝顶的悲剧了。

 

他也是一个骑士。面对所有不利的局面,他没有退缩更没有逃避。“虽万千人吾往矣”也许是这样的一种行为的描述了吧。

二、梅纳德·凯恩斯(1883年6月5日 – 1946年4月21日)

1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是三兄妹中的老大,“凯恩斯主义”的创始人,影响了英美经济体系三十多年,第一位获封成为贵族的经济学家。

1895年王尔德受审之时,梅纳德12岁,正是男童懵懂发育的时候。他在其早年(伊顿公学和国王学院)的同性恋行为,很难说没有受到王尔德的影响。

比如这一段(来自我翻译的《凯恩斯传:一个利他主义者的七面人生》):

凯恩斯在德国向杰弗里解释王尔德后两年的圣诞节,凯恩斯家的三个孩子受邀参加一个化妆舞会。玛格丽特说:“我觉得你最好扮成奥斯卡·王尔德。”梅纳德吓了一跳,不过发现她是在对杰弗里说,才松了口气。他们的母亲立刻粉碎了这个念头,惊叫道:“哦!那可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那天下午,凯恩斯一家去和达尔文一家喝茶。梅纳德听到玛格丽特·达尔文(当时18岁,9年后嫁给了杰弗里)问玛格丽特·凯恩斯:“奥斯卡·王尔德是因为偷盗而坐牢吗?”他妹妹有点慌乱的回答说:“哦,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让他怀疑她早上说那话的时候知道她暗指了什么。

(玛格丽特:梅纳德的二妹,后来嫁给了诺贝尔奖得主阿奇博尔德·希尔;杰弗里:梅纳德的三弟,外科医生、目录学家,二战期间为皇家空军服役,并被授空军少将衔,娶了玛格丽特·达尔文——是的,她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达尔文的亲孙女。)

我翻译这本书,最大的收获是从中领悟了“元规则”(Meta Rule)的概念(此处不展开,见我为此书写的译者序)。

凯恩斯一生情人无数,而且也惯于在街上、浴室里寻找他的对象。书中有一段描述了他和图灵的一次际遇:

凯恩斯讨厌咬指甲。……他审查国王学院院士候选人的年轻人时会检查他们的指甲有没有咬过。至少有那么一次,指甲的检查被证明具有历史意义。“今天我不得不和一位院士候选人吃午饭。在纸面上看他是最为聪明的那种,值得去检查一下他本人和他的指甲,”1935年他对妻子说。“他实在出色——没有丝毫疑问。指甲和你的一样长(当然是按比例算),毫无瑕疵。而且他人很好。他叫图灵……”。

文史上没有梅纳德和图灵恩恩爱爱的记载,但是这段描述已经够基情四射了!

三、阿伦·图灵(1912年6月23日 – 1954年6月7日)

Alan_Turing (1)

图灵,最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之一,“图灵机”、“图灵测试”以他命名,二战期间在布莱切利公园为政府工作,破解了纳粹德国的英格玛密码,几乎以一己之力提前结束了这场战争。

在布莱切利公园工作期间,图灵和一位女性有了唯一一次的正式交往。琼·克拉克在1940年6月向布莱切利公园报到的时候,她正准备参加剑桥数学学位的最后考试……约会了几个月后,图灵向琼求婚,琼也立即答应了。没过几天,图灵……向琼坦白了他的同性恋倾向并希望她能终止订婚。出乎图灵的意料之外,她没有那么做而带他去伦敦见了她的父母。……几个月后,图灵意识到他无法继续这桩婚姻。”

但是他对科学和人类的贡献远不止此。以下文字来自我翻译的另外一本小书:

图灵生于1912年6月23日的伦敦。他成长起来的那个年代,数学正处于混乱之中。诸如无穷的本质、集合论以及公理系统逻辑这样的话题在那段时间吸引了对数学基础感兴趣的从业者和哲学家的注意力——当然也让他们迷惑不已。构造一个无懈可击的逻辑基础来证明所有的数学事实成为数学研究的终极目标。

 

但是到了1931年,奥地利逻辑学家哥德尔(Kurt Gödel)粉碎了这个希望。他证明在任何足够复杂——足够复杂是说还能派上用场——的数学系统中,某些真命题无法被证明。换句话说,没有任何一个建立在公理上的系统既能完备又能内部一致。你不能证明派生自这些公理的所有真命题。

但还有第二个深刻的问题。即使不能证明所有的真命题,但是不是有一种方式来判定某个特定的数学命题可证与否?

图灵证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他不是第一个得出这个结论的人。在图灵完成论文的时候,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逻辑学家阿隆索·丘奇(Alonzo Church)发表了他自己对所谓“不确定性”的证明。图灵的伟大不在他的优先声明,而在于他构造证明的创新方式。他发明了一台电脑来证明“没有(这样的方式)”。

这一论断对后世计算机、人工智能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后来,他却经历了一次对英国刑法缺乏“智能”的遭遇。警察在调查图灵家中遭遇的一次入室盗窃案时,图灵承认他经由一次同性恋行为而认识罪犯的同伙。于是图灵成为了罪犯,根据禁止同性恋法案他被指控“严重有伤风化”。图灵认了罪,选择接受注射荷尔蒙的化学阉割惩戒,而不是去狱中服刑。他的安全许可也被撤回了。

 

两年后,图灵的清洁工发现他死在床上,床边有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官方的认定是食用氰化物自杀。一个将西方民主从希特勒的铁蹄之下拯救出来明星人物,在他41岁的时候,成为另一个伪装得更好的恶魔的牺牲品。

(图灵的生平、成就可以参见《模仿游戏》这本电影。)

对图灵,霍金的评价(见我随手翻译的他编纂的一本小书《上帝创造了整数》)是:

我们只能想象,图灵如果活下去,他能有怎样伟大的成果。我们也只能想象,要是图灵所受的折磨早发生十五年,在他于二战期间领导了破解纳粹使用的英格玛密码之前,英国和整个自由世界会有怎样的后果。不过,图灵已经证明,没有机器可以判定这个问题。

这三位赫赫有名的同性恋,只有凯恩斯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另两人都因为“严重有伤风化”(gross indecency)而被当时的法律惩罚。

请注意,他们获刑,不完全是因为同性恋行为,而是“跨越了阶级区分,而和一个劳动阶层的人发生了亲密关系。相比之下,他在大学中的同性性行为,出了围墙就没人注意。”

所以,他们的阶级正确,他们的行为“正确”,他们行为的对象“错误”,才引发了这一一连串的悲剧。

——-

有时候,看书就是酱紫的,一本一本书地看,发现居然串了起来。然后某天清晨突发奇想,要把这些人、事、物串在一起写下来。

于是,就如今晨这篇随手而成的小文一般。

感觉自己萌萌哒~~~

关于体制

前两天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报道,大意是说一个贪官被抓后在狱中忏悔,其中提到他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他身处这个体制,身不由己,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我觉得很好笑。

2017-04-01_22-51-28

一个体制好与不好,它都在那里。

一个真正正直的人,若配以足够的智慧和思考,确信自己不愿与这些人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就不会进到这个体制里去;若因其他种种原因而不得不进入这个体制,也有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的选择和意志。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能被选入进到这个体系,总不会是一个特别笨的人。因此,我上文中提到的要求不算过分。

一个人会出于怎样的心理,才会自甘堕落,而走到这样的地步呢?

首先,他观察到周围(也就是环境)都是如此。欺上瞒下是常规、吃拿卡要是说不上事、将权利变现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前几天和一位朋友闲聊,他“鼓励”我说,凭我的关系和能力,大可以和地方政府“合作”,拿点地,找点投资,开发起来,然后再通过资本运作,(隐晦地)进行利益的分配和传输。

我相信我这位朋友的RP,所以我们的讨论是纯出于“技术”层面。但是,这一段对话还是让我获益匪浅、茅厕顿开茅塞顿开。

一个体制培养出这样一套成熟的产业链,应该不是这个体制的本意。但是,现实摆在那里:这个体制确实催生出了这样的一个产业链。

于是我不禁要问:为什么?

我们太急于做成一些事情,却对事情的表里没有进行认真的思考,更没有去考虑这件事情的上下游关系。

我是一个很本分的人,我总要了解了来龙去脉以及所有法律和道德方面的约束后才会去做事情;而且我做事情首先要从自己出发,以自己的能力、水平为基准线去做事,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事。所以,这就决定我没有大的成就——因为现在做事情都是关系的编织、利益的输送和交换。在这样的体制下,我是凤凰惜羽的。

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希望进入体制然后去改变它,更不想进入体制而被改变。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一定是学习物理的好材料……(妈妈说,标题要长……)

01879

这本书(《七堂极简物理课》)的名字没有取错,确实是一本极简极简的物理讲义——如果我们把最后一讲(“我们”)也认为是物理学的话。

广义相对论:极为宏大。

量子论:极为细微。

宇宙和粒子:其实可以归并到前两讲。

空间的颗粒:引力空间和宇宙涨缩。

概率、时间和黑洞的热:时间箭头是最最美妙、最最玄虚的一个概念。我个人对此非常着迷。我看过的《没有时间的世界》其中提到的那个时间箭头在其中神秘消失的“哥德尔宇宙”(关于这个主题,可以参考果壳的一篇文章:http://www.guokr.com/post/439536/)让我浮想联翩。

我们:讨论了人之存在,特别是意识的本质。这一讲篇幅最长,也是我最喜欢的两讲之一。其中提到的自观察产生意识确实是意识产生最靠谱的说法之一。这和量子力学的关联是非常深的。

这本书薄薄98页,七个主题,标价39元。我个人感觉贵了一些。

本书适合于任何大学之前的学生阅读,更适合文科生冥想。

《沙丘》中的意念缠绕

2dune-2000_4

这两张游戏图片是不是很熟悉(或者很陌生)?

很久很久以前,我读大学时偷偷等着师兄们下班,然后摸进机房“偷偷”用286来编写C程序打游戏。这个游戏在电脑上存在了很久。

是的,这个游戏就是当时赫赫有名的《沙丘》(Dune)。

作为一个非常早期的回合制战略游戏,《沙丘》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经典的游戏。往往可以让我在电脑上流连很多很多的时光!

Continue reading “《沙丘》中的意念缠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