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阅号的开发

最近看了一下微信订阅号的开发。

我要做一个个人订阅号,用户订阅之后,可以通过输入命令获得交互,得到英文单词的解释,大概就是这样。

微信开发权限获得就不讲了,需要帮助的同学可以去访问相应的站点。

Continue reading “微信订阅号的开发”

对独裁的抗争

《The Death Of Caesar》是一本讲述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刺杀的书。

The Death Of Caesar

==========

我们所学的历史基本只讲谁是凯撒,谁又在何时何地刺杀了他,然后安东尼和屋大维为凯撒复仇,最后屋大维又战胜了安东尼,成为新一代的凯撒。

而这本书的独特之处在于讲述了刺杀的谋划,刺杀当日的情形,刺杀之后民众、参议院、各方的反应,以及漫长的对抗:一方以Brutus和Cassius为代表,一方以Anthony和Octavian为代表。他们如何联合各方势力,运筹帷幄,又犯了怎样的错误,而最终导致我们所看到的历史。

本书立意的独到之处是为那些从历史来看是失败者的人们立传。作者希望我们的视角不要仅仅停留在凯撒、安东尼、屋大维身上,而更多地去看看那些失败者: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谋划了这一场历史上最著名的刺杀。

书结尾的一句话可以代表作者的用意:

They had been transformed, rendered powerful reminders that as long as men and women remember the names of those who killed Julius Caesar, dictators will not sleep safely.

所以,这本书是对那些独裁者的警告。只要人民还能记住那些刺杀了凯撒的人的名字,独裁者将无一日能得安眠。

==============

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的转变,可以说就是由凯撒被刺杀开始的。前三巨头(克拉苏、凯撒、庞培)时代先是形成后三巨头(安东尼、雷必达、屋大维)再到屋大维获得凯撒封号成为第一任皇帝最后到了1500年后被土耳其人攻陷。这段历史几乎是西方历史的全部——至少也是重量级的一部分。

Brutus是传统的共和国的拥趸,他对凯撒所表现出来的独裁具备着根深蒂固的憎恶和不满。罗马共和国也许有机会在凯撒被刺之后延续更多年代的共和体系,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历史选择了屋大维,并最终将罗马带入了帝国时代。

公元前221年秦朝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帝制国家。罗马帝国陨落,欧洲中世纪结束的那一年(1453年),英法百年战争也结束了,中国处于明代宗的年代,还将有约莫500年才由中山先生发动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恢复共和。在欧洲相对地理开放、封建林立的大环境下,罗马帝国存在如此之久确实也是一个奇迹。

看历史书往往会有代入感——这恐怕也是历史穿越小说长盛不衰的一个原因。如果你回到公元前44年的Ides of March,你会站在哪一边?你是义无反顾地加入反抗帝制的一方,抑或顺应历史潮流与安东尼、屋大维联盟?想想都让人兴奋不已。

以法律和道德的名义

自从这次著名的快播庭审之后,百度也持续地被黑(我是坚定的百度黑)。

中国的互联网存在着一个特别之处:一方面是坚定不移地标榜着开放,并诞生了不少巨无霸的公司;另一方面又是坚定不移地封杀、屏蔽,并由此诞生了不少巨无霸公司。

Continue reading “以法律和道德的名义”

新年登高

苏州人向来有新年登高之风俗。

1月1日,和多年好友一家开车前往藏书。这也是我们两家保持了好几年的好习惯。我记得,13年是藏书吃羊肉加天平山,14年虽然没有去藏书但是去了东山宾馆,然后爬了东山。15年没有碰头,因为彼得去参加了击剑总决赛,所以16年我们再次相约。

藏书羊肉店众多,我们去的是一家老字号“大奎头”。苏州方言中“大奎头”是大胖子的意思。羊肉汤喝饱之后,本来想去对面的穹窿山,但是临时起意该去天池山。

苏州人眼中,天池山和花山本是一座山。所以,门票处给出选项:可以买天池山花山连票或者单一天池山门票的时候,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单票。

天池山不陡,也不如天平、穹窿高,所以登高对于我们这些中老年人来说还算轻易。

俟至山顶,有一奇石突兀与上,众人皆跃跃欲徒手攀之,怎奈手无着力之处,颇令数名游人刹羽而归。彼得亦大胆尝试,亦无功而返。肾上鄙人在下我虽然尚有腿疾,却也不愿落于他人之后,略作尝试之后,采用与他人不同的起步路线,一次登顶成功。

山顶远眺,心旷神怡,颇有仰天长啸一抒豪情之意。

下山路颇有意思。遵循一贯作风“不走回头路”,六人循下山小道而下,期间还错过路口,几乎到悬崖边际。待得回头找到速降路,两家人欢声笑语一路快活而下。

天池山素以清秀闻名,此番游历,更加深印象。下次有机会当再度登临。

 

 

2015个人小结

2015年即将过去,按照惯例,做个小结。

一月:

  • 外滩发生踩踏事件。写文章悼念。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 成都女司机被暴打及评论
  • 开始看PHP7
  • 老彼得希望英语苏州一等奖

六月:

七月:

  • 高德前同事聚会

八月:

  • 日本游
  • 结识了Miya和MiyaBar

九月:

  • 整理了一遍Wiki
  • 个人第一本译作《缠绕的意念》终获出版
  • 参加第一次MiyaBar活动
  • 公司台湾旅游,与芳妹的见面
  • 开始第二本书的翻译

十月:

十一月:

  • 学习了JavaScript
  • 前往交大演讲

十二月:

还是那句话:2015年即将过去。我已经看到2016拖着曳地的长裙向我走来。

 

我们的创新和无知

我们是在一个创新的年代吗?似乎是的。

至少,如果我们对财富的创造没有什么创新的话,对财富的再分配有了不少创新。

最近有不少P2P理财的坏消息。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一个将资金投放到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创造财富的领域的理财产品,失败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

多年以来,我一直坚守这样的概念:任何脱离了实体运作的投资都是变换了花样的抢钱行为,都是旁氏骗局的某种变体。而通过这样屡试不爽的骗局,财富重新进行了分配,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

我们太渴望富有了,在一个社会保障体系如此脆弱的社会里,自己抓住一些能让自己的财富保值、增值的机会,是无奈之举。小民都有保命心理,这实在是自然不过;而政府不能从这个最基本保障出发,筹划方向,制定政策,反而在一开始的时候放弃了“黑猫白猫”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道德约束,并进而在既得利益集团的挟持下走的越来越偏,终致如今积重难返、尾大不掉。于是又在莫名其妙中,鼓吹各类创新,将远远还没有达到成熟阶段的实业体系摧残个一干二净。

玩经济、玩金融,中国本来就不是高手:所有的规则、所有的游戏都是舶来之物。我不是说因此就全然否定这些舶来之品,而是问,我们有没有充分掌握了这些东西,从而到了能全民参与的地步?而所谓的鼓吹者、先驱在鼓吹这些东西的时候到底夹带了多少私货?我们芸芸众生在玩着我们自以为了解的规则的时候,他们是不是在靠着元规则大肆地掠夺?

这个问题谁能来解答?

 

 

 

啊哈!你这也能叫出书?

前几天在诚品买的一本书《啊哈,灵机一动》其本身的内容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我为什么又要说但是了呢——这本书的编辑实在是应该被拉出去枪毙20分钟!

01830_啊哈,灵机一动_伽德纳_300

随便举几个例子吧。

32页,讲到勾股定理时,写的是:

从32+42=52出发可得出它的无穷多个解。

很显然,这里应该是用上标:

3^2 + 4^2 = 5^2

(快看,我能在WordPress里显示公式了欸!)

127页,讲到逻辑中的“假言推理”时,印刷只印了:

用符号“ ”来表示的,关系A B意味着如果A是真的,则B也一定是真的。

这里漏了一个\rightarrow符号。

135页,提到“福尔摩斯曾在《四种证据》中对华生说道”,难道这部小说中文译名定译为《四签名》麽?

我买了不少科学出版社的书,加上这本和之前买的《从一到无穷大》,应该有11本,其中包括那本如今非常珍贵的《物理世界奇遇记》。如今看到这个我很喜欢的出版社能出版如此质量低劣的译本,我也只能震惊了。

Becoming Steve Jobs

这本书《Becoming Steve Jobs》比Isaacson的那本《史蒂夫·乔布斯传》要好看一些。主要原因是作者之一的Schlender采访乔布斯多年,手上累积了大量一手的资料,所以在选取时游刃有余,同时也因为他和其它与乔布斯同时代的IT巨擘有着良好的采访/被采访关系和/或私人关系,所以能从更多的角度、更多的来源对乔布斯进行描述。

01826_Becoming Steve Jobs_Schlender_300

Continue reading “Becoming Steve Jobs”